(五)


我仍是記得貝貝那時模樣,她看著我,點點頭,微微喘氣,粉面紅若桃花,
杏眼清如秋水,那么純潔無辜,令人無從怪責。"我弄痛你了嗎?"她問。
"是的,"我說"不過沒關系。不用記得它。"(也不用記得,你是我痛楚的第
一個)她抱著我,吻我的臉,"對不起,"她說"對不起,如錦。"她抱緊我。
我閉上眼,想象赤裸的我,在年輕的她懷中,無力不堪的樣子,心中飛過
一絲荒涼。我輕拍她的背,問"剛才『到』了嗎?"她在我耳邊格格輕笑道
"到了,好high。"我說"那就好。可不可以,讓我穿上衣服?"

在洗澡間的鏡子裡,我霧蒙蒙地看著自己。我對鏡子說"試試?哈哈"

那天和貝貝去吃晚餐時,我們形同姐妹。我為她加菜,叮囑她多吃些(她的
確是餓了),她叫了礦泉水給我(這樣的細節,她也記得?)。席間聚濤來
電話,貝貝告訴他,我們在一起,之后把電話塞到我手,我對聚濤說hello。
"如錦,"聚濤道"Hey如錦,貝貝和你在一起,很開心呀。我看好你們"他在電
話那頭笑起來,嚴肅的聚濤,第一次和我開玩笑,我說"謝謝關照,你要努力
才是。"

吃甜品時,我問貝貝"其實,你為什么喜歡我?"她仰頭想了想,眼睛亮晶晶的
看著我"你想聽嗎?很長的speech。"我點頭。她說下去"很難講,你有吸引我的
地方,從第一次見面就有。"她低頭笑了一下,"你給我襪子的時候,不知怎么,
我很感動,或許是你的細心,或許是那種奇怪的不在乎的親密,我在別處少
見到。…你做事條理清晰,觀察力sharp,心裡總嫌我年少無知"我搖頭,她點頭
"是的,你不說,但是我知道,因此你總是讓著我,總是跟我有一些距離,這些
反而令我著迷。"(然而這實在是我不曾料及的啊),貝貝吃了一口雪糕,牙齒
潔白整齊,接著說"你說得對,如錦,其實我是,有些好奇,對同志。我一直想
了解,同性之間的感情會是怎樣,傳說中好像都是浪漫得令人痴迷。"我再搖頭
。貝貝不理會我,繼續說下去"唉,我才發現,幾乎全世界都是了。"

我說"沒有可能的,十個人裡面,九個都未必是。"我想到阿寶,阿寶是不是?
"再說,即使全世界都是,你也未必要是。"

"那些都不重要,如錦"貝貝對我笑,笑饜如花,"重要的是,今天你給了我機會。
讓我知道了,同性之性,究竟是怎樣。讓我們繼續,好不好?"我輕嘆,答道︰
"如果我說『不』,你肯罷休嗎?"

走時她在我面上親了一下,往我手裡塞一張小紙片,是那間餐廳的卡片,上面
她寫了她的電話號碼。

第二天在辦公室踱來踱去看著文件時,身體裡有隱隱的痛,讓我記起貝貝。她
給人留下的記憶如唱片的刻痕。秘書小姐問,訂什么午飯吃,最近新開一間食
肆,要不要叫些東西來試試,"試試?"怎么個個都這樣了呢?我在電話裡自顧
自笑起來,"不用,我照舊就行了。"

一個星期之間,貝貝打來三次電話,第一次她約我午餐,我推掉;第二次她說在
樓下等我共晉晚餐,我若推辭她便上來找我,我說"給我半小時,我做完手頭的事
便下來"。第三次是禮拜五,我放下電話就跑了出去,因為斷線之前,她只說了一
句"我在上來的電梯裡。"

盼到某一夜,阿寶打電話來,除了問候,我報告"有個小妹妹,跟我上床。"(有個
小妹妹,做了,你沒有做的事)阿寶微有沉吟,說"那是好事,恭喜。"我低聲抱怨
"並不是我想要的。那小女孩,只是好奇。"阿寶說"呵呵,你確定嗎?生命當中,
有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有多少你抓住了的?"(是的阿寶,我想要的,無法抓住
的,就是你。)

我和貝貝吃飯,我沒有太多時間可以陪她逛街或看戲。她打電話來我辦公室,我總
是很簡短地掛斷。因此她會在夜晚,打電話來我家,我們有一些深夜的傾談。貝貝
有很多問題,當她以純潔專注之眼看著我時,我必誠實仔細作答。她發散那樣強烈
的青春氣息。她帶我去網上看同志的信息,興奮地鼓動我去參加本地同志的聚會活
動,和我一起落同志吧,拉著我的手,開心地滿場和人打招呼。有天我寫了支票交
給她,說,這是我對運動的小小貢獻,但我怕是沒有時間去參加活動了,你幫我交
給他們吧,我看見,興奮在她眼裡閃爍。這使她那樣無邪,因而美麗。

我有時覺得,我跟她之間,是一種友誼,或奇特的師生情誼,雖然我們也上床。做
愛時,她漸漸熟練地配合。我的身體,已將痛楚,變成記憶,從體內某處,轉到腦
內某處,並留駐。

我曾經約了聚濤出來喝東西,談話內容自然不離貝貝。聚濤告訴我,從開始,他已
對貝貝out,是她要繼續,要他給她機會。"我也真的嘗試喜歡她,我想,也許可以籍
此改變我自己"聚濤說"但是沒有結果。我們兩個都失望。…有天貝貝跟我說,她認識
了一個人,就是你,她說她被你吸引"哦,"她約了你出來那天,我們又談了,我對她
說,我們實在是沒有希望,她大概是賭氣,過去你那裡睡。后來她跟我說,全世界
都是了,為什么她不可以試試。"哦。原來如此。"你覺得怎樣呢?我和她?"我問聚
濤。"呵呵,自己的事自己知,總之不要勉強就好了。"聚濤對我舉舉啤酒杯,微笑道
"祝大家快樂﹗"

自己知,我快樂嗎?可是快樂的定義是什么?"包括但不限于…如有爭議,以X版為
準?"呵,誰對它有最終解釋權?

貝貝快要大考,她對我說,想搬來我處住一段,這樣可以不受干擾,好好溫書。

next


The Story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