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李小凡見到林木秀的第一面時,只覺得這個人為人挺好的。木秀是第一個
S市与小凡打交到人。她是來接機的。因為小凡要去的那間大學碰巧那天
到達的海外學生多,校方的車安派不過來,所以有學生團體幫忙,義務擔
任接機的工作。地球科學系研究所的木秀是學校華人社團的,她的事又不
是太忙,自然就來了。

從香港去S市是夜機,飛八個多小時。到達時正是清晨。小凡雖然一夜未曾
睡好,但到達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抑制不住有些興奮,倒把疲倦給忘了。
在出口處沒有多少人,她沒有花什麼力氣就看到了木秀舉的牌子上她的名
字。她走上去用英文對木秀說
"嗨,我就是小凡。"木秀放下牌子,微笑著用
中文對小凡說:
"你好,李小姐。我是M大派來接你的,我叫木秀,林木
秀。
"說完伸出手來和小凡握手。然後就幫小凡推行理,帶她往停車場去。

木秀一路上靜靜地也不說話,小凡便打量著她。她剪一頭短髮,穿著淺黃
色極細條子的燈心絨襯衫,束在黑色牛仔褲里,看上去人很清爽。小凡看
著木秀的背影想:
"木秀,名字倒起得不錯,好像在哪篇古文里見過,有
一句什麼
"佳木秀而繁蔭""

正胡亂想著,已到了車子旁邊。兩人一起把行理在尾箱放好,木秀的車里
有一種檸檬味的空氣清新劑味道,很好聞。小凡愣愣地站在車邊,正想是
坐前面還是後面,木秀說:
"妳就坐我旁邊吧,前面看得清楚些。"小凡就
坐在前面了。木秀一邊開車一邊找些話來和小凡聊著。告訴她這是什麼路,
那是什麼橋,
S市的天氣,大學的情況等。小凡心想:"這樣開車也不危險
么?
"加上她也有些疲倦了,就只是笑和點頭算是回答,沒怎么說話。木秀
很快注意到,就閉了嘴,靜靜地開車。

到了學校,將行理在學校的旅館里放下,小凡才有了精神。要木秀帶她去
註冊。木秀說:
"你不想先去住處休息嗎?坐了一整夜的飛機。剛才在車
上你已經打瞌睡了呢。
"小凡想起剛才的小小失態,臉居然紅了起來,又
想到木秀只說是幫忙接機的,也許現在人家該走了,便說道
"我想先注冊,
在銀行開戶口,做完這些事再去休息。哦,對了,反正我已經到了,謝謝
妳。妳指給我該去哪裡註冊就可以了,其它事,我知道,我有新生手冊作
指引呢。
"木秀說:"妳真的可以?那我先走了。新生註冊處在那邊那棟樓
里,他們會有人幫妳的。
"停了停,又說"我看我還是先帶你去吧。"

小凡在註冊處填了一張又一張的表格。當她抬起頭,卻發現木秀不知何時已
經離開了。看著周圍不認識的人,小凡突然心裡一陣後悔
"我怎么沒有問她
的電話號碼?!
"    


()

晚上,小凡在旅館給家里打了電話,給一個在S市的舊同學打了電話,又給
白天在註冊處認識的几個中國學生打了電話。然後就望著電視機發起呆來。

來到人地生疏的S市,是個任性的決定。離開穩定的工作,關愛的父母,熟
悉的環境和文化,還有那個計畫著要結婚的男友,原因是小凡自己也解釋不
清楚的。她總覺得生活當中缺少了一些什麼。是什麼呢?她曾對好友凱西
"是激情。"

小凡對無聲的電視,自言自語道"哈,我這把年紀談什麼激情,好笑。"搖搖
頭笑了一回,把選課的單子拿出來選起本學期的課程來。

臨睡時,不知為什麼,小凡想起那個接機的林木秀,記起木秀車里的那種
好聞的檸檬味道。小凡忽然發現她居然還沒問木秀是做什麼的,或者是學
什麼的,除了名字,她對木秀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如果再碰到一定要記
得問她。
"小凡對自己說 "但愿能在學校里撞到吧。"

一連几天,小凡都忙于找房子,也沒有在學校撞到木秀。

她找到了一間學生公寓,離M大不遠,是一個天主教大學辦的,只收女學生,
小凡看上那里的安全和清幽干淨,住的人不雜,租金也開得很合理,就搬了
過去。

那里有修女嫫嫫們照看打理著,仿彿大學的宿舍一般,還有訪客登記,十二
點以後要走,不得留宿等規矩。小凡暗笑,這下搬到七十年代的美國電影里
去了。

在電話里向父母報告,兩老大贊小凡選得對。小凡哈哈笑著放下電話,走到
娛樂室去看電視,那里有兩個本地白人女孩,小凡便和她們一起喝啤酒玩,
聽她們講這裡嫫嫫們的笑話。這時電話鈴響,她們拿起來聽,原來是找小
凡的。小凡正笑得被一口啤酒嗆住,拿過電話還止不住地咳。

"喂?小凡嗎?我是木秀。"
 
  


next chapters


to The Story Book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