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小凡把窗簾拉起,然後回來躺在木秀身邊,午後溫和的陽光讓人感到平
靜与慵懶。小凡的手靜靜地撫摸著木秀光滑平坦的小腹。木秀噗嗤一聲
笑了,說
"小凡,別摸了。去聽一下它在說什麼好不好?"小凡果然俯身
去聽,然後也哈哈笑起來,說
"現在知道餓得咕咕叫了?剛才還那麼大
力氣-
"話沒說完已被木秀拉倒,兩人笑作一團。

小凡起身穿好衣裳,去廚房做了一大盤通心粉來。小凡坐在一邊,看木
秀很開心地吃。木秀突然停下,問道:
"小凡妳怎么不吃?"
小凡說:"我?我早在廚房偷吃過啦,妳吃吧。"
看木秀將信將疑,小凡又說:"好啦,好啦,我只吃了一勺,如何?"
木秀笑著搖搖頭,說:"小凡,小凡,我永遠也猜不透妳想做什麼。OK
過來我喂你几勺,如何?
"

吃完後小凡洗了碗,木秀套了一件小凡的襯衫,兩人走下樓去。當木秀
打開車門,小凡聞到那熟悉的檸檬香味,竟然有一種眩暈的感覺,差點
站不住。小凡想,這大概就是思念後遺症吧。

"去哪兒呢?"木秀問。
"去老對方看日落吧。"小凡說。木秀點點頭,就發動了車。小凡看著認
真開車的木秀,看著木秀身上自己的襯衫,心裡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感
覺,是什麼,她也說不清楚。她靠在椅背上,覺得那椅背好踏實。

木秀把車停在她們以前常去的老地方,兩人就坐在車里,從彩霞滿天看
到華燈初上。經過下午的那一場突如其來的最親密接觸,沉靜下來的兩
人現在竟不知該如何開口,該說些什麼。小凡握著木秀的手,手指互相
纏繞著,木秀低頭看著那手,小凡望著窗外夜空里的星星。

"木秀,"小凡終於開口"昨晚那人真的不是?"
木秀:"真的不是。他只是一個朋友。如果妳不喜歡,我可以不和他來
往。
"
小凡:"我怎么可以限制妳交朋友?!妳是當他朋友的,交往倒也無妨。"
木秀:"交往倒也無妨?嗯…那麼妳那些朋友呢?我可不希望再見到妳
那樣。
"
小凡:"我哪些朋友?昨晚那些?其實我跟他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我
以後少出去玩就可以了。
"
木秀:"彼得呢?"
小凡:"我可以不見。"
木秀握緊了小凡的手。
小凡趕緊叫道:
"哎呀!木秀,可不要激動!妳,妳,放開我的手先。"
木秀被她逗得笑了起來,說:"小凡啊,我真是,我真是服了妳了。"
小凡道:"木秀,說正經的,我想問妳一個問題。"
木秀:"Yeah"
小凡:"上次妳說要告訴我的答案,妳找到了嗎?"
木秀:"找到是找到了。就怕妳不認。"
小凡:"說說看?"
木秀深吸了一口气,說:"答案是,Somebody is in love."
小凡:"我知道。我怎么會不認呢?妳開門!"
木秀有些不解,但是仍聽話地打開了車門。
小凡拉著木秀走出來,站在撒滿星星的深藍色夜空下。
小凡說:
"今夜的月亮和星星作證,林木秀,我,愛,你。"
   


(十四)

木秀將小凡攬入懷中,無聲地緊緊擁抱著。
小凡輕聲問:
"木秀,妳愛我嗎?"
木秀在小凡耳邊喃喃的說:"小凡,我愛你。我愛你,如果妳愛我。"
小凡聽了這話竟愣了,明白是木秀忘不了過去,覺得心裡有一絲酸楚。
她輕輕拍著木秀的背,說:
"傻瓜,還說什麼如果!我當然愛你。我一
直都是啊。
"
木秀說:"今天發生的一切,好得讓人不相信是真的,像做夢一樣。小
凡,我擔心。
"
小凡說:"你還擔心什麼呢?"
木秀說:"我怕。好久以前,在我家,我吻了一個人,第一次,我覺得
好幸福,也像現在一樣,我以為她和我想得一樣,誰知她第二天就叫我
忘了那事,說那很無聊。而且她從此就不理我了。我那天好絕望。那種
痛苦,現在想起來都怕。
"
小凡說:"木秀,過去我做錯了,我撒謊我逃避我不負責任,都是我的錯!
木秀妳知不知道,我是愛你的啊!我騙自己,騙得好辛苦!我再不那樣
了,真的,再也不會了,
OK"
木秀抱緊了小凡,說:"小凡,妳為什麼要騙自己呢?愛一個人有什麼
錯?!只要感情是真的,有什麼值得否認,值得壓抑的?答應我,不要
再變了,好嗎?
"
小凡說:"我既然說了,就不會變。相信我!"
木秀吻了吻小凡的臉頰,說:"搬到一起住,好嗎?"
小凡說:"好啊,只要妳不再捏我的手。"
當時木秀的右手正握著小凡背在身後的左手,聽了這話,一時不知該是
拿還是放。

小凡已經笑得直不起腰。邊笑邊說:"木秀!噢,木秀!妳真是太可愛
了!我怎么捨得不和妳一起住呢!
"

元旦前一天上午,彼得打電話來。那時小凡正和木秀在房間里說話,商
量租房子的事。木秀聽到電話響,先走過去,拿起話筒遞給小凡,聽到
小凡稱的是
"彼得",木秀正要扭頭走開。小凡拉住了她。彼得說剛回來,
有好消息告訴小凡,並說晚上六點來接小凡,
"別忘了,我們今晚要去
看煙花呀。
"小凡這才記起,自己和彼得還有這一約。她一邊和彼得胡
亂聊著,一邊睜著雙眼看著木秀,木秀抓了張紙片寫道
"what?!"遞給小凡,
小凡寫道
"6pm, Peter,  go?"
木秀寫道"Did you arrange this before?"
小凡點點頭,木秀寫"then go!"
小凡于是對彼得說:"好啊,就這樣吧,晚上見。"

放下電話,小凡紅著臉,小心翼翼地說:"妳,讓我去?妳不是吧?"
木秀歎了口气,說:"小凡,我是不大想讓妳去,但是我最不喜歡說話
不算數的人。既然人家和妳早約好了,答應的事就不能不做,是不
是?!再說,妳都和我說了,以後不見他了,那今晚去一次又何妨?
這次跟他說清楚,以後就不見了,
OK"
小凡低了頭,難過又羞愧,不知說什麼好,過了半天,說:"木秀…教
我不愛妳也難!
"

木秀下午就開車回去了,告訴小凡晚上早些回來,到家就打個電話給她。
小凡一一答應。

晚上小凡就和彼得一起去看煙花。彼得告訴小凡說,他的移民申請已獲
批准,而且找到了一份工作。彼得興奮地說:
"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定下
來了。也終於可以開始追妳了。
"
小凡說:"什麼?!"
彼得說:"小凡,我知道,妳以前對我老是不冷不熱,一定是因為我沒有
固定下來,妳在我這裡看不到未來。我明白,所以我也不急。現在,你
可以給我機會了吧?
"
小凡說:"我不能。我一直對你不冷不熱,是因為我一直對你都沒有感
覺。彼得,沒有感覺就是沒有感覺。對不起。
"
彼得急得抓住小凡的手說:"真的沒有感覺?不會吧?!那,我們一起
那麼久,至少,你不討厭我吧!你是不是喜歡上了誰?
"
小凡推開彼得的手說:"彼得,我們從來沒有"在一起"過,一起出去不
"在一起",我們只是同學而已。如果我讓妳誤會,對不起!"

小凡完全不記得那晚的煙花是什麼樣子,只記得她和彼得的不歡而散。
彼得仍是送了小凡回來。和彼得說了再見,小凡在心裡也深深地責怪自
己從前的不負責任。

她打電話給木秀,木秀安慰她說:"小凡,每個人都有感情,每個人也
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你今晚跟他說清楚,倒是對的。只是以後不要再引
起這樣的誤會,別再傷害另一個人就是了。
"
小凡問:"木秀,你還愛我嗎?"
木秀靜了片刻,說:"我愛你,如果你愛我。"
小凡聽了,心裡別有一番滋味,但是仔細想想,于情于理,木秀都說得
有她的道理,就沒有再爭辯。
 
  


 previous next


  to The Story Book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