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

雖然開學後小凡又忙起來,每個週末和木秀的見面卻沒有受到影響。她
們有時去看海,有時去爬山,有時只是坐在某處聊天。木秀常常會在星
期六的晚上留宿在小凡處。

有一次,星期天一大早安娜修女就來敲小凡的門,把小凡嚇了一跳,躺
在被子下面裝睡不愿去開門,木秀小聲推她說:
"小凡,不去不行啊,
我昨晚才和人家打了招呼呢,而且,我的車放在下面,她們肯定看見了。
要不然我去?
"小凡心一橫,說"我去,怕它什麼的!"跳下床,穿著睡衣
光著腳就出去了。

她拉開門,堵在門口說:"安娜修女早!什麼事啊?"
安娜修女說:"哦,小凡啊,我們要換床架子了,想看看你這間的是木的
還是鋼的,是木的就該換了。
"
小凡說:"我的床是鋼架,不用換了-嗯…"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床架好像
是木的,回頭看了一下。
安娜修女接著就說:
"你真的記得清楚嗎?不如讓我們一起去看看妳的床
吧。
"
小凡立刻用手抓住門的兩邊,說:"不!不!不用看了。我記得很清楚,
是鋼的!
"
安娜修女往裡望了望,笑呵呵地說:"小凡啊,妳說的是真的嗎?"
小凡說:"當然啦,我幹嘛撒謊。"
安娜修女這才走了。

小凡鎖上門,長長喘了口氣,回到床邊倒下去,一面說:"天!這地方呆
不得了。
"木秀抱住她說:"我的勇敢的寶貝,如果她真要進來怎么辦
呢?
"小凡說:"妳以為我會讓她進來?除非她先殺了我。"木秀在她臉上
連親了几下說:
"小凡!小凡!誰敢殺妳我饒不了她!"

因為往往要躲著管事修女們,雖是驚險刺激,卻也真是不大方便,兩人
商量,趕快搬到一起住才是上策。小凡本以為是租房子,沒料到木秀認
真是要買房子,她平時要上班,只有用週末選房,貸款,辦手續,因此
花的時間長一些,但終於在三個月後拿到了鑰匙。三個月來的週末,除
了在木秀家,兩人也常常在車裡過夜,看日落,看星星,看海邊的日出。

那個星期五的傍晚,當木秀和小凡把小凡所有的行李搬上車時,安娜修
女也來幫忙。小凡在尾箱整理東西時,安娜修女微笑著對木秀說:
"我沒
猜錯的話,妳就是要小凡住一起的那位好朋友吧?
"木秀點點頭。安娜修
女說:
"妳們要互相照顧哦,小凡是個聰明、可愛的孩子,就是有時脾氣
有些大呢。
"木秀聽了呵呵地笑起來,說:"我知道。謝謝安娜修女!"
凡走過來,不知她們在笑什麼。安娜修女便親親小凡的臉頰,和小凡擁
抱告別了。

木秀發動了車子,對小凡說:"安娜修女什麼都明白呢。"
小凡說:"既然她明白了,那我就搬回去吧。"
木秀說:"不跟妳開玩笑了。咦,今天的車好像特別重呢。開起來費勁。"
小凡說:"那當然,裝了一車東西嘛,能不重嗎!"
木秀說:"那不叫一車"東西""
小凡:"那是什麼?"
木秀:"那叫一車幸福。"
小凡大笑道:"天哪,林小姐,這麼誇張,我快要暈倒了!"

她們的新居還有些凌亂,木秀也是前兩天才將自己的東西從家里搬過來。
東西都堆在客廳裡,新刷過的牆散發著淡淡塗料味道。她們將紙箱大概
都歸好類放好,就已經是十一點了。木秀疲憊地走向洗澡間,卻見小凡
還在那裡收拾著,她正彎腰擦著淋浴玻璃隔扇門,額頭上的几縷頭發掉
下來,被汗水沾住,擋住了眼睛,她不得不常常用手去撩開。木秀走過
去心疼地一把抱住她,什麼話也說不出。

住在一起的第一夜,她們什麼也沒做,甚至連衣服也沒脫,各自抱了一
個枕頭,在臥室新換了地毯的地上就睡著了。

往後兩人朝夕相對的時間,卻是過得飛一般快。小凡把這叫做"快樂不知
時日過
"。因為小凡上課的時間鬆動,所以木秀每天回家,小凡都會做好
了飯等她。吃完飯木秀會自動去洗碗。後來木秀漸漸地懶起來,想不洗
碗,小凡便威脅說明天不做飯,木秀只得去洗。有時小凡心情好,會做
完一切家務,笑咪咪地拉了木秀去散步。木秀本來沒有傍晚散步的習慣,
開始很不愿意去,但經不住小凡的磨,後來也就去了。小凡拿筷子習慣
拿得比較高,但是木秀偏偏最看不慣這一點,每天說每天說,小凡本來
還堅持,後來也煩了,就跟了木秀的那種拿法。兩個人互相遷就著,倒
也其樂無窮。

週末她們就一定開車出去玩。木秀的朋友或是小凡的朋友的聚會,她們
也會各自單獨去,晚上一定回家來,在枕邊互相報告,耳鬢廝磨間,又
免不了放肆快樂一場。


(十六)  

 

 

 

 

 

幸福的兩人生活平靜而瑣碎。                                                                              

小凡唯有的一點遺憾,就是木秀的那句話。小凡也知道,木秀是愛她的,
但無論怎樣,當她要木秀說出是否愛她,木秀總會答
"我愛你,如果你愛
我。
"小凡會因此悶悶不樂,木秀會說:"小凡,我說的是真話啊。在你
面前,我不想說哪怕是
1%的謊話。也許是因為過去那些反反復復吧,我
對你仍是沒有
100%的把握。小凡,我需要多一些肯定,讓我完全忘記過
去。你給我多一點時間,好嗎?
"面對這樣坦白直率的林木秀,除了埋
怨自己,除了耐心等待,小凡還能說什麼呢。  

直到有一天,小劉打電話來。
 


previous next


to The Story Book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