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小凡一聽是木秀,心裡一下高興起來,說:"哎,木秀!上次你
就走了,我也忘了問妳的電話。現在可以告訴我嗎?我要馬上
記下來。
"木秀想也沒想就說:"3507523"

小凡可以聽到木秀話音里的開心。原來木秀打電話去問過旅館,
才知道小凡已搬家。然後按小凡留在旅館的號碼打來問好的。
木秀問小凡週末有什麼安排,小凡說也沒什麼特別安排,木秀就
提了几個風景名勝的地方,問小凡有沒有去玩過。小凡說:
"我才來几天,那裡可能去過這些地方?"木秀提議一起去,
並說
"我可以開車去,這樣也方便些。"小凡想想也對,于是兩人
約好,週末一起出遊。

小凡第一次和木秀出去,是一個星期六,約好十點,小凡九點就
收拾好了在房間里等。小凡住三樓,從窗戶望出去剛好可以望到
外面的路。小凡就站在窗前望著那條路,努力回憶著木秀車子的
外型。可是除了那檸檬味,其它的怎么也記不起。

木秀十點準時到的。當小凡看到那輛銀灰色的車停在樓下,木秀
從車里走出來四下打量時,她突然感到一陣興奮,小凡也說不出
是為什麼。她微笑著就跑下樓去了,一路自覺步履異常輕快。
木秀這天穿著雪白的
T恤,在陽光下格外惹眼。太陽鏡取下來拿
在手里,望著小凡笑。小凡上了車,很自然就坐在前排。回頭看
見擺在後座地圖冊,就伸手拿過來。木秀說:
"地圖,沒什麼好
看的,放到後面去吧。
"小凡卻不聽話,拉著作書簽的紅線翻開
那一頁來看,看見是自己住那個街區。小凡一眼就看見在那條
街名旁有紅筆寫的
"小凡"兩個字。

木秀急著叫小凡放下。小凡呵呵笑著放下書,卻看著木秀的T恤問
"這件衣服是新的吧?"木秀立刻紅了臉,說了聲"是。"也不看小
凡,就再不吭聲,只顧開著車。

那天小凡和木秀到海邊去看那個貝殼型的歌劇院,之後又去了附近
的著名觀光景點散步。小凡很是喜歡那周圍的美景,下午木秀
將車開到一個風景絕佳處,兩人就坐在車里看日落。

從那以後木秀幾乎每個週末都來約小凡出去玩,看風景。小凡每
次和木秀出去玩,必定高高興興回來。小凡對那個看落日的地方上
了癮,幾乎是每周必看。一直看到太陽落海,月亮升空。她們兩個
就在車里坐著說話,好像有永遠也說不完的話題。小凡說得多一
些,木秀說得少些,她常常是抱著一個椅墊靜靜地聽,在黑暗中
雙眼亮晶晶地望著小凡。小凡卻是望著車外水面上閃爍的霓虹,
不太敢望著木秀。因為她隱隱約約感覺到,這舒適寧靜的氣氛有
著某些溫柔的含意,她不愿深究。她也不愿破壞。她就這樣含糊
地持續著這種情形。每次她們觀光回來,都必定是深夜了。

她們在學校倒不常碰面。因為木秀作研究的,時間自由度很大。
有時小凡經過他們地球科學系的那棟樓,會有意無意地看看。

和小凡同有一門課的班上有個華人女生叫Linda,和小凡有些來
往。她正追地球科學系的一個帥哥。這天午餐時她大為不平地對
小凡說:
"我現在才知道,他們Earth ScienceM大的同志
大本營呢!你不要看他們帥哥多,人家
75%的都是Gay。唉,我
是沒什麼希望了。
"

聽了這些,小凡心裡突然覺得有些亂。
 


(四)

小凡聽Linda講了地球科學系的事,對Linda說:"那是你自己沒運氣呀,
怪不了別人。
"Linda倒也沒什麼可反駁。殊不知小凡心裡突然起來的一
陣亂。她們又隨便聊了一會就散了。小凡一個人往圖書館去,一路上陽
光明媚得有些煩人。小凡盼著能在圖書館遇到木秀,可偏偏見不到。

晚上小凡打電話給木秀。本想說什麼,但又不知怎么開口,木秀因近來
忙著做論文,也沒留意到什麼,小凡胡亂說了几句就收了線。

隔日木秀打電話來,說這個週日去個遠些的地方。並且說:"因為那麼
遠,所以要很早出發。不如我週六晚上過來吧?在妳那借宿一晚,好不
好呢?
"小凡正猶豫間,木秀問:"是不是不方便?那我週日早一點開車
過來好了。
"小凡立刻說"沒有呀,你還是過來吧。疲倦駕駛容易出事
的。
"木秀在電話的另一端高興地說了好多個YES。小凡想像出木秀的那
種開心樣子,也忍不住笑了。

週六晚上木秀和小凡就坐在房間里聊天。開著的電視只有圖像沒開聲
音。小凡不知怎么的就問起木秀怎么談婚姻來。
木秀說:
"我從沒想過結婚。"
小凡問:"為什麼不?"
木秀:"結婚不適合我。"
小凡:"為什麼?"
木秀:"我愛事業呀。小凡,我是很專一的人,一心不能二用。我如果
結婚,必定放棄事業。所以我不想。
"
小凡:"也許是你沒碰到讓你心動的人罷了。你還沒有愛過一個人,是不是?"
木秀認真地看著小凡,說:"是。我對他們不感興趣。"
小凡搖頭道:"妳不覺得可惜嗎?一輩子不想去愛一次?"
木秀說:"我怕受傷害。"
小凡說:"被傷害過?"
木秀:"沒有。"
小凡:"那你怕什麼?"
木秀:"我怕別人play games。我如果是愛了, 一定全身心 投入, 別人不一定會這樣做。遊戲,我又不會玩。"
小凡有些生氣地說:"你怎么能這麼想?狹隘!你預設全世界都是壞人好了!" 木秀說:"別激動。我不是說妳呀。我沒說全世界都是壞人,當然有好人。我如果碰到了,我會很專一,很專一的。我一輩子只希望愛一次。一生一世只一次。"停了停,她面上很快地一紅,說"可是我還沒碰到呀。"
小凡笑道:"哈哈,你說話真。。。幼稚!太純潔了,我快要暈倒啦。你比我大几歲?"
木秀睜大了眼睛說:"幼稚?我這樣想不對嗎?我這樣想,就這樣告訴你嘛。我,等我算算,我比你大三歲。"
小凡好容易止住了笑,對木秀說:"你說話很可愛。說真的,我很喜歡聽。繼續說啊。"
木秀說:"說什麼?我說完了。"
小凡想了想,說:"聽說你們Earth  Science是本校的-"她憋了 半天才說出"同志大本營?"
木秀揚了揚眉,說:"我不大清楚。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
小凡說:"嗯,我覺得這件事不好。我不喜歡同志。"
木秀:"他們打擾到你的生活了嗎?"
小凡:"沒有。可是我不喜歡。"
木秀:"你了解他們嗎?"
小凡搖搖頭。
木秀說:
"對不了解的東西,你怎么能就這麼武斷地說不喜歡呢?
太主觀了吧。他們有他們選擇的自由啊。
"
小凡只是看著木秀。
木秀說:
"我知道。你想問我是不是,right"
小凡點頭。
木秀說:
"你覺得呢?"
小凡說:"我不知道才問你。"
木秀:"真的想知道?"
小凡再點頭。
木秀說:
"拿什麼標準衡量呢?同性的伴侶?那我就不是。但我如果
"不是",那又不是完全的答案。因為那只代表現在我沒有,將來呢?
我怎能規定是同性或異性?事實是沒有絕對的答案。我重視的是人與
人之間的感情。是否同志,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

小凡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她覺得自己問得很笨。她後悔自己不該問。
她咀嚼著這段話,開始覺得有點頭暈。

睡覺的時候,小凡讓木秀睡她的床,她自己則睡地上。木秀堅決不肯,
要小凡睡床,她睡地上。小凡爭不過木秀,終於妥協。地鋪緊靠床邊。
小凡趴在床上,頭垂下來看著地上的木秀。木秀也睜著眼睛看著小凡。
兩個人呵呵地笑。後來夜深了,她們的談話變得時有時無。半夢半醒
之間,木秀忍不住伸手拂摸小凡垂下的手臂。小凡不知是不是已經睡
著,一動也沒有動,木秀就握住小凡的手沉沉地睡了。


   previous next


to The Story Book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