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声色之

关于 Affinity(灵契)2008电视版
   
| 关于 | 流水 | 杜撰 | 书房 | 断井 | 声色 | 客栈 | 投递 |
 

情色是戴老的签名 孤独是耻辱的标志

 

若不是因了这小说,曾寄予厚望——

戴老,点上明晃晃的蜡烛大变活人,还附送双修大法图解《玉女心经》?可能您跟斜眼华老师商量过了,您要用您签名式的花里胡哨蒙汗药,毁尸灭迹,掩盖她用孤独杀人?

看了这戏我大白天止不住打冷战,想起《聊斋志异》来。多熟悉的故事,小狐仙在荒郊化外练着她的野禅外道,正直却落魄的读书人好心救她,然后就有感恩图报,以身相许。当然,野狐禅的各种传说里,也有使坏的狐仙,为了功力晋级,拿书生的心,做药引的...
  
未知华老师是否看过《聊斋》,但我知翻手云覆手雨是她的常态。书生由美少年,变成不如意事八九十的大龄小姐,父慈母严,世事不甚通透,人情不够练达,那么一个唧唧歪歪,清清白白的女人。她读的书多,识的人少,没有美貌,却敢去学人一往情深地苦恋。恋上的人结婚了,对象当然不是她,是她弟弟,让她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眼。小狐仙一句姐姐你我灵魂相契,她轻易就着了道,不能自拔。小狐仙心道,这个姐姐很孤独。
  
华老师笔下的灵媒杜思林,是冷若冰霜,绝了七情六欲般的,我们很难猜测她到底怎么想,究竟爱过谁。戴老镜头里的小狐仙,不光肉感狐媚,会深情拥吻,还有一刹那,仿佛曾经爱过书生姐姐。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窃心者呢?小狐仙练的,究竟是外道,难成正果。在书生之后,这野路一直走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电视砍掉了小说中玛姐姐大量的吟诗作画,删除了监狱中各个不同的狱卒和女囚的故事,毙掉了玛姐骄纵美貌的妹妹,把海伦换成蠢物,这样背景的虚焦,把一个半小时的注意力,全聚集到玛姐姐和小杜身上。没见几次面呢,小杜的手,竟然,猴急地伸进了姐姐的衣领,竟然,还有拥吻,竟然,还有一堆裸女,还有一凰二凤,真AD啊!香艳是香艳了起来,也腻得像没吃前菜没喝水,直接上肉酱意粉,吃不惯的人会吐的。
  
玛歌姐姐是一个同性恋者,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女同志。她的爱情失败了。不是每一个结局不美的同性恋故事,都是两人忠贞不屈,外界压力是凶手。可能有的同志觉得这样的解释心里好接受。但说穿了,无非都是感情。谁说一定都是外界的错呢,同志之中,就没有欺诈,背叛和有缘无份吗?贫病老丑,人神共愤,没人能得到特别的眷顾。尤其是,孤独者。
  
华老师这次不够慈悲,写了这么一个人,让我们大家都有点小小的尴尬。可是,新老同学们,回头悄悄拿镜子照照,是不是每个人心中,都曾多少有一个玛姐姐?

最后,还是多谢情色狂戴老,多谢变色龙ITV,因为至少你们做对了一件大好事,拍这片,找Anna来演玛歌。

2008年7月20日


PS:

还有,我坦白,我是以外貌协会之心,度玛歌姐姐之腹,没明白电视上那个小杜,怎么能让她一头栽了。这小杜,有股洗不去的风尘味,不清瘦,而且年龄也偏大。更糟的是——这是剧本的关系了——有点急色,怎么还没见两次面呢,就上下其手起来?跟华老师笔下那个待理不理的范儿,差别大了。小说里,两人从头到尾,几乎授受不亲。有心无力的玛姐姐忍爆血管,写下满纸荒唐言,读来才是非一般的痛。

 

2008年7月20日

 

 

© Copyright LP 1999-200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