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声色之

 
| 关于 | 流水 | 杜撰 | 书房 | 断井 | 声色 | 客栈 | 投递 |
 

拉寇誌

故事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拉寇(Larkhall)女子监狱事件簿。听说是女监背景,堕落的我立马想到,封闭空间手拷皮鞭社会渣子坏女人,女女色情!... 不过编导小组没这样做。BG是campy的搞笑的,但在性取向、种族问题上还是坚持政治正确,同志们以英国民间慈善组织“狱中妇女” 的创始人Chris Tchaikovsky为蓝本设计了主要人物,实地考察过监狱,体现了同志们的人道主义道德抱负,尤其在一二季,叙述了违法女性(偷窃、卖淫、吸毒、酗酒)所处的循环劣势地位,这对服刑态度的影响,狱中的滥权,暴力,监狱工作人员的困窘,以及对监狱作为惩诫手段提出的质疑,不过这不是考究主题思想剧以载道的文,此事便不详述。
  
因为实实在在,BG是剧情片不是记录或政论片,现实不但冷酷无情,更多时候是袍上虱子,琐碎疲累,戏剧冲突更紧要,沉重和不安好令人尴尬,要 camp up,要花红柳绿。贾母也是看了热闹戏,才吩咐往台上撒钱,几百年后戏台换了电视机,坐前头看的人们心思也是一样。坏男人坏女人才是看官们喜欢的,边骂边看才过瘾。拉寇是监狱,自然有坏人,拉寇常驻两个人民公敌:雪儿(Shell Dockley)和费拿(Jim Fenner)。雪儿是个芙蓉姐姐型坏女人,无耻无畏,心智发展成疑;狱官费拿,是个老奸巨猾好色中年男,两人凑成一对,虽是坏渣子,剧里却少不得。说到娱乐精神,妓女双姝the Julies,黑道之妻Yvonne,看守大娘Bodybag,都各具特色,绿叶衬红花。狱里的起居用度曾让我不可思议,英国大狱里这般莺歌燕舞?让人心向往之。这不是诲淫诲盗嘛!考据癖去查了资料,发现除了吉它没着落,狱中所见竟基本都有据可查,例如犯人可领津贴可拥有收音机书籍杂志香烟鸟笼等,可参见英国皇家监狱2002年版《囚犯资讯册》相关条文,真是假做真时真亦假。BG在夸张之余虚实相间,才是做戏之道。
  
当然还有,好戏少不得的爱情——拉寇G区狱长司徒海伦(Helen Stewart)和因杀人被判终身监禁的卫尼琪(Nikki Wade),这两人的恩怨纠缠是BG一到三季的大戏。其实一到三季里女同志不止一个,有看守有犯人,有中妇也有少女,但看点还是海伦和尼琪:高大俊俏的弯犯心仪志向高远的直长官,听着就有戏不是?海伦一脸理想,想做正义化身却缺乏经验;尼琪大情大性,做不了恶女因为她不够坏,又爱吃飞醋。拉寇监狱里,渎职、性交易、恃强凌弱、贩毒嗑药,形形色色,海伦一心想把它变成人间乐土,尼琪嗤之以鼻,两人经常剑拔弩张,又爱又恨。两个冤家聚头,因底子都有一个正字,终究会心意相通。用悬殊的权力地位做桥固然落套,但悬殊和对立借给了两人关係足够张力,说错一句话会错一个意就能引发大战,使关係发展险滩处处,滋生无限焦虑无限痴迷。
  
跟TLW 的缺乏连贯相比,无限焦虑无限痴迷的海伦尼琪胜在启承转合,阳关三叠。第一季有很好的铺垫,两人你推我挡,暗涌已潮起千里,有人心旌飘荡,还奢望手中红旗不湿。第二季海伦的来去自由和尼琪的身陷囹囫正好是对比。来一句老土的,尼琪的心是自由的,海伦却自困于种种规范之间。我总觉得司徒小姐有那么点矫情,去又复来,来又复去,后来又直接参与尼琪的案子,岂不是与她原先坚持的原则自相矛盾?如果海伦离去后在狱外为尼琪奔走奋斗,只是探监时才得以见面,那将多么迂回曲折,多么焦虑 …不过,也罢!回到正题,总的来说情节尚好,爱情的发展进二退三,终遇甘露。配角也出彩,第三季,渐渐开始离谱,虽然海伦尼琪的发展和结局终于抵回票价,但其他人物情节已直奔闹剧方向而去。
  
说到可视性,英剧里人们的衣着打扮,固然不若美剧的时髦亮眼,尼琪的唇膏时常让人吓出冷汗,但她出场穿著红衬衫在楼梯上一站,我相信还是能引得万女齐叹。海伦初看不甚起眼,打卷的苏格兰口音和露齿的笑,熟能生情,尤其是第二季转成柔顺的金发之后。不象TLW般集集肉帛相见,这剧只是点到为止。所谓以少胜多是海伦和尼琪之间的化学。喜欢中妇的还可观看G区狱长继任Karen,年纪小点的可能会觉得卡通的 Shaz是一景。
  
编导小组中一定有怀揣SM情结的同志。尼琪伤了手,手缠白色绷带向海伦求欢的画面,虐恋味十足。我最喜欢还是结尾,黑衣奔走的尼琪蓦然回首,有一瞬仓惶迟疑,多么有刚柔并济之美呀。
  
情节不復述,据闻这剧当年在英国首播时收视率极高,还连续两年拿奖,网上有当,如果要买,英国版(Contender公司发行)DVD较好,因为它花絮齐全。
  
名字若译中文,我觉得套用《荡寇誌》译成《拉寇誌》比较应景。拉寇誌,故事在里面了,且“拉寇”合著Larkhall,“拉”有双关,“寇”坏得有江湖豪气。
  
2006年7月31日

 

© Copyright LP 1999-2006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