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声色之

也许您没找对丝绒
   
| 关于 | 流水 | 杜撰 | 书房 | 断井 | 声色 | 客栈 | 投递 |
 


也许您没找对丝绒

Nan的扮演者Rachael Stirling在一个脱口秀上说出这句,我差点笑岔气。不过小姑娘说得也对,歪打正着,自娱娱人。当时情况是这样的,临近节目结尾,男主持要tipping the velvet的解释,Rachael解释了,他还说“是舌功没错可我就不懂为什么把那比丝绒?!”,Rachael大笑,“哎呀,也许您就没找对过丝绒?”

video from www.rachael-stirling.com

"...maybe you haven't been tipping the right kind of velvet?"

丝绒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丝绒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祖先的话是多么有远见卓识!丝绒之道,不是随便抓个须眉能明白的。说起Tipping the Velvet这出戏,英伦的男人们在看足球的空档,在歌声笑声乳房大腿之间,红装军装金粉阳具之间,能腾出脑子来想Nan心仪的究竟是啥么?

她倾慕男装里的女性(Kitty),爱她并且变成她,她欣赏自己外表的变装,但她是她不是他。她爱恋女装里的女性(Flo),爱的是她内心的果断和坚持,她爱的是她不是他。

前两天重温剧集,觉得戴老(Andrew Davies)的剧本,够放够夸,玩世和幽默劲出来了,结尾也改得干净利落,可是在主角们的塑造上却失了准,有那么点没找对丝绒的意思。

小Nan姑娘的青春之歌,那是探索人生,不是游戏人生。她的皮肉生涯和与戴安娜的一段,是小说里写得最精彩的部分。Nan沦落街头,其中的绝望、自弃和骄傲混杂着对男人的借题发挥,同时籍结识“姐妹”朋辈,对伦敦地下(男)同性恋世界有了认识,进而潜移默化的自我认识,怎么全变成了掘着金矿的欢欣鼓舞?小说里Nan对戴安娜,崇拜里掺着爱欲,放荡里带着荒凉,还有虚荣、妒忌和恋物(对“软若牛油的皮革”,裁剪得体得男装的特殊喜爱),因找到自我得到倾慕而水仙,诸多情感,电视里轻描淡写而过,小Nan只剩洒了金粉的皮囊。说到皮囊顺带说一下,电视里整出了个娇俏型Nan,眼线唇膏扎眼地女气十足着,不是不好看,而是和华老师笔下"unremarkable-looking"的中性Nan是不同的丝绒了。

至于小Nan的旧爱新欢们,Kitty深到内化的恐同不见了,戴老把Flo也改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清纯牌,由Nan带之入圈,那样的性格模样,更符合主流的审美口味,失去了华特斯原版“天下皆拉”的气概。大家都平头整脸,突出的只有台上台下哗众的Monsieur Dildo。

戴老的风情之手下得虽重了点,剧集仍值得一看,有华特斯的大胆颠覆的主要故事底子,拍出的东西差极有限。电视也不是没好处,戴老把那时歌舞厅的曲艺再现屏幕,那叫一个载歌载舞活色生香,配乐也很贴题。主演么,Rachael Stirling表演生硬,面型柔和缺少棱角,若是让眉宇多几分硬朗的宽肩Emily Blunt来演,结果一定大不同。

若说丝绒,小Nan和Kitty的歌舞练习,走台步抛帽子,哼着曲子踢踏地板,同穿着男装鞠躬谢幕,是最触动人心的一段丝绒。

两年前第一次看,看完剧集我就买了维多利亚三部曲,从Affinity开始读,从此喜欢起华特斯。想起中国的旧电影,想起比如《舞台姐妹》,那也是有些苗头的,若给华老师戴老师发挥一下想象力,说不定能妙手回春,变出满天丝绒来。

2006年10月7日

 

© Copyright LP 1999-2006 All rights reserved